从威马降薪风波,看二线新势力的生存现状

时间:2022-11-23 08:32:26    来源:汽车公社

此前网传的威马汽车降薪事件,在最近迎来“官方回应”。

威马汽车CEO沈晖在一封内部邮件中称,为了应对资金压力,公司管理层带头主动降薪一半,同时对公司整体运营费用进行精简,将通过一系列财务措施降低运营成本。

具体措施为:从今年10月开始,M4及以上级别管理者主动降薪,发放50%基本工资;其他员工发放70%基本工资;公司发薪日(上月工资)从次月8日发放调整为次月25日发放;本年度不再发放额外奖金(第13薪)、留任奖金(第14薪)及年终奖,暂停发放购车补贴。


(资料图)

无论是从事件本身,还是从具体执行的措施,都与此前网传版本差别不大。而此次CEO沈晖在内部信中,似乎也在用最平实最直白的措辞告诉员工:威马的资金有点顶不住了。

此前,笔者在《威马这次真凉了?》一文中曾讨论过威马汽车降薪风波,与其企业发展背后的隐忧。而作为曾经的“造车四小龙”,和现在最具有代表性的二线新势力之一,威马汽车的困境也是整个二线造车新势力的缩影。

抢滩IPO,成与不成都很难

我们都知道,“烧钱”是造车新势力的特性之一。

蔚来汽车李斌曾说,一家电动车企业走到量产至少需要200亿元;小鹏汽车何小鹏也表示以前看别人造车觉得100亿太夸张,现在自己造车才发现200亿都不够花......随着越来越多的巨头下场、政策调整以及市场格局的变化,新势力造车对钱的需求愈发凸显。

连造车新势力的头部企业都时刻表达的资金问题,在二线新势力里只会更迫切。而作为二线新势力的代表,此次威马汽车的降薪风波同样暴露出其“缺钱”问题。

诸如“蔚小理”三强,通过率先登陆资本市场,尝到了新能源汽车风口的第一波红利。在过去两年间,股价攀升,尽管账面依然亏损,但至少摆脱了缺钱的危险线。可见,IPO是新势力造车摆脱资金问题的途径之一。

在降薪风波之前,威马汽车也通过尝试IPO解决资金问题。

第一次是在去年威马汽车完成科创板的上市辅导。但后续有报道称威马汽车被质疑科技含量不足,研发占比不高,再加上连年亏损,以及上市材料审核出现问题,使得其科创板受阻。

针对该报道,威马汽车方面回应:“正在科创板政策收紧下进行IPO排队,上市时间未定,科创板上市情况请以上交所公示为准。”但自那之后,威马汽车的科创板之路便没了下文。

第二次是今年6月,威马汽车在上海结束两个月全域静态管理后的首日,便出现在了港交所新一批IPO申请的名单上。而从其降薪风波来看,威马汽车的赴港IPO之路也不顺利。

相比IPO遥遥无期的威马汽车,同为二线新势力的零跑汽车却先声夺人,成功登陆港交所。

9月20日,零跑汽车官方宣布通过IPO申请,将以每股48-62港元的价格发行1.308亿股H股,预计9月29日正式挂牌交易,融资总额约为62-81亿港元。

此前,小鹏汽车返港上市时融资金额超过20亿美元,理想汽车也获得近14倍超额认购,最终融资规模超过百亿港元。此次零跑汽车的发行定价和融资额比不上它们,但对于刚实现规模交付不久的零跑汽车来说,无疑为二线新势力开了个好头。

不过,从零跑汽车的上市表现,也可以看出资本市场对于新势力的态度逐渐变得保守。

零跑汽车上市首日,股票便出现破发。48元的发行价,到收盘时跌到了31.9元,跌幅高达33.54%。资本市场的冷淡,对于寄希望通过IPO获得资金的威马汽车、哪吒汽车等造车新势力来说,并不美妙。

销量掣肘,财务亏损是现状

当依靠IPO解决资金问题的路越来越难走时,回望二线新势力们自身发展的问题同样不少。

以最直观的销量来看。

去年,“蔚小理”三家年销量无限趋近10万辆,彼时的哪吒汽车、威马汽车和零跑汽车被甩分别以7.0万辆、4.4万辆、4.3万辆的表现被远远甩在身后,这也是新势力三强和二线新势力过去几年销量表现的缩影。

好在趁着新能源市占率暴增的背景,哪吒汽车和零跑汽车今年在销量上赶了上来。

数据显示,“蔚小理”今年前10个月的销量分别为9.2万辆、9.6万辆、10.4万辆。而哪吒汽车和零跑汽车分别交付12.92万辆、9.46万辆,甚至于超过“蔚小理”的趋势。

相比它们,威马汽车在市场火爆的大背景下,今年前10个月共交付3万辆新车,成为严重拖后腿的一家,即便是把统计区间回放,威马汽车在2019年至2021年三年期间,累计交付也才8.34万辆,年平均交付量不足3万辆,市场表现与成立初期的期待差距甚远。

同时,和“蔚小理”深耕的市场不同,二线新势力们大多都扎根下沉市场,走薄利多销的路线,在售车型价格区间较低,整车销售毛利也有限。因此,它们也不赚钱。

数据显示,2019-2021年期间,零跑汽车营收分别为1.17亿、6.31亿和31.32亿元。根据招股书提供的数据,其期内亏损分别录得9.01亿、11亿和28.46亿,合计超过48亿元。

威马汽车的情况更加糟糕。根据招股书数据,威马汽车过去三年净亏损分别为41.45亿元、50.84亿元和82.06亿元,三年合计亏损136亿。根据公开资料,截止今年一季度,威马汽车账面现金及现金等价物总共只有36.78亿,资金压力是二线新势力中最大的一家。

虽然哪吒汽车虽然没有正式递交招股书披露财务状况,但从大股东360披露的数据中,仍可以找到其经营状况。根据360年报,过去两个财年哪吒汽车分别净亏13亿和29亿元。今年上半年,哪吒汽车的亏损也达到了6.9亿元。

从披露的财务数据来看,虽然零跑汽车、威马汽车、哪吒汽车的品牌定位和主攻市场存在差异,但它们的财务数据都是长期处于高亏损状态,尤其是威马汽车。

作为曾经的资本宠儿,自成立至今,吸引一众投资大佬纷至沓来,接连获得大额融资。截止去年10月5日,威马汽车已完成累计金额达350亿元共11轮融资。但截至2022年一季度,威马汽车的现金储备已不足40亿元,想必这也是威马汽车为何全员降薪,度过寒冬。

至此,虽然威马汽车回应了全员降薪的风波,但二线新势力除了上述销量整体不济、财务持续亏损、受资本冷遇等问题,包括召回、投诉、自燃等状况仍不在少数。尽管跻身一线是二线新势力的共同心愿,但想实现,何其难也。

标签: 新造车势力

上一篇:

下一篇:

X 关闭

X 关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