雷丁汽车,毁在了一幅画上

时间:2023-01-20 13:28:09    来源:汽车公社

时间回到2017年6月19日晚,随着一声槌响,中国嘉德“大观——中国书画珍品之夜·近现代”专场拍卖上,山水画一代宗师黄宾虹最后的绝笔巨制《黄山汤口》,以总价3.45亿元被来自潍坊的9027号买家,一位李姓收藏家拍得。

当时潍坊媒体还大力宣扬,说这次拍得的画作,“为潍坊中国画都品牌的建设做出了重要贡献,同时也为市委、市政府提出的文化名市建设增光添彩。”

从艺术角度来说,这幅画作饱含黄宾虹对年少游历汤口这一旧日回忆的情怀与妙想,“五笔七墨”的艺术手法体现得淋漓尽致,也是黄宾虹画论主张在纸上“用兵”的有力例证,具有非常高的艺术价值。


(资料图)

讽刺的是,这位潍坊企业家固然以3.45亿元的天价出了风头,意气风发。五年半之后,还是这位李姓企业家,却以另一种形式再次出了风头,“一石激起千层浪”。

只是这次,除了表面的悲情,背后的实情难辨。毕竟,企业家举报官员,话题性确实够劲爆。

这就说到,最近这则《雷丁汽车创始人李国欣实名举报潍坊市昌乐县现任县委书记王骁“一把手霸权”》的文章,和同步的短视频引发关注。这件事惊动了山东省,已成立相关调查组介入调查。(目前,雷丁汽车在所有社交平台官方账号上发布的相关内容均已删除。)

孰是孰非,需等待最终结果公布。不过,我要说的是,被举报的新县委书记是2022年1月才到任的,之前的书记已经调任滨州市副市长,后调任威海市。很明显,新的县委班子不肯再为雷丁汽车兜底,才是李国欣“断炊”愤而举报的原因所在。

从新闻的角度来看,雷丁汽车似乎很无奈,甚至无辜的。但我们不能忘了,当年花3.45亿元买画的,和现在举报的,都是同一个人。所以,“企业被逼急了”只是容易让人心生悲情的借口,真实的人性是非常复杂的,不是非黑即白。

李国欣不是“小白兔”,新书记也不是“灰太狼”。我们不能被碎片化的信息误导。所以,还是回归到造车这件事上来。这才是需要深刻剖析的。剖析清楚,自然就不需要多说什么了。

雷丁的诉求

雷丁的诉求,就是希望别被断贷了,企业面临停产、破产的困境。按照李国欣的说法,新的32亿元融资,在没有昌乐县政府提供抵押担保续贷支持之后,投资人的信心不足,所以融资的资金没有如期到位,导致企业停工停产。

那么,作为悲情雷丁的“反派”,当地县政府为什么不再给予抵押物续贷支持,让雷丁陷入困境呢?

另据此前昌乐县融媒体中心的报道,2022年8月28日,县委书记王骁曾经到雷丁汽车控股公司比德文的产业园调研,实地察看企业运营、基础设施配套和项目建设等情况,现场协调解决存在的困难和问题。

然后就没有然后了。后面县委没有续贷支持的意愿。据说,甚至潍坊市也派了工作组来昌乐协调解决问题,但依然无解。论及新书记的想法,应该是发现新能源汽车赛道是个无底洞,不敢再担保下去了,评估下来,还是“及时止损”、两害权衡取其轻吧。

为什么?其实很好理解,顶层设计的“打破政府兜底预期”是主要指导方向。

11月,财政部网站发布财政部部长刘昆署名文章《健全现代预算制度》。其中,在防范化解政府债务风险方面,刘昆提出,加强地方政府融资平台公司治理,打破政府兜底预期。我们知道,政策和方向出来之前,其实内部早就会有部署和交待。

既然没了兜底,那结果就是自生自灭。李国欣“孵化”的雷丁汽车,此前通过收购、建厂等方式向新能源造车的激进转型,持续的高投入承受着巨大的资金压力,但没有了“兜底”,技术孱弱的雷丁汽车立马就现了败象。

相比“蔚小理”年销量突破10万辆的成绩,按照业内人士的说法,雷丁汽车本来就“长了一张活不下去的脸”。雷丁汽车想要获得资本市场的关注并非易事,所以,举报信的背后,实际上是雷丁汽车的实力太弱,资本也不想趟这趟浑水。

而说到造车方面,地方政府的推波助澜和企业自身的盲目决策,其实是相辅相成的,政府也有错,企业也有错,才会导致现在的窘境。

而且,以3.45亿元的天价拍下《黄山汤口》,出风头的方式确实很齐鲁、很潍坊,但也说明,雷丁汽车的内部管理也是非常成问题的。企业的掌舵人昏了头,忘了自己有多大实力。

就像网友分析的,举报信里提到合肥市政府拯救蔚来汽车,让县委书记学习这个做法。别说这种说话的语气有道德绑架的嫌疑,就算看蔚来的条款,合肥政府做的是股权投资进入蔚来,并不是担保。股权投资合法,而担保贷款却是不合法的。“这个举报者这方面的知识是缺乏的。”

雷丁是怎么起家的

凡事都事出有因。所以,雷丁汽车今日的困境,要从最初诞生的缘起说起。

公社文章《雷丁有难,潍坊支援》里面曾经交待过,诞生于2008年的雷丁汽车,发展至今主要经历了两个阶段:第一为制造低速电动车即“老头乐”时期;第二是2019年重组野马汽车获得乘用车造车资质,转型后进入微型电动车领域。第一阶段基本上成功,重点在第二阶段,乘用车市场受阻。

2018年,是雷丁汽车最辉煌的时刻。凭借着如此“接地气”的低速电动车产品,2016~2018年雷丁汽车分别实现15万辆、21万辆和28.7万辆销量,连续三年获得中国低速电动汽车销量冠军。并且市场占有率一度超过30%,尤其是2018年总营收高达120亿元。

就在这年,汽车公社的小伙伴们还曾经去雷丁汽车的大本营潍坊调查生产情况。潍坊从成为低速电动车十大试点城市之一时,低速电动车就在此生根发芽并发展壮大。2018年时,整个山东低速电动车的品牌数以百计,发展速度近乎野蛮。

作为潍坊当地的龙头行业,雷丁电动车拥有着当地最佳流量的广告位、最牛的电话号码0536-6666666,在潍坊当地的地位可见一斑。

而且,雷丁汽车还孵化出了宝路达这样的换壳品牌。调查时,当地的经销商曾告诉我们,“宝路达你没听说过,雷丁、比德文你应该知道吧,我告诉你,其实我们都是一家。厂里三个大门,挂了三个牌子,产品也是从一条生产线下来的,除了壳不一样,完全是一个车子。”

只是,2018年低速电动车的“好日子”就到头了。当年,国家六部委发布《关于加强低速电动车管理的通知》,要求各地开展低速电动车整改工作,同时也明确指出禁止增加低速电动车产能。

早在2015年就造就了3亿辆市场规模的低速电动车产业,由于相关法规政策标准“缺位”,一直是野蛮生长状态,带来诸多问题,工艺简陋、粗制滥造、安全性差、事故频出等行业现状成为共识。换句话说,本来就不该出现的低速电动车,很魔幻地发展成了庞然大物。

就像我们当时在潍坊市区街头看到的,低速电动车堂而皇之地以机动车身份无所顾忌地穿梭在车流当中。尽管看上去有着汽车的模样,但体格与速度无时无刻不在提醒着它们只是低速电动车而已。正因为“老头乐”的这一特殊性,低速电动车才在很多城镇市场颇受欢迎。

既然路被堵死,雷丁汽车被迫开始转型,这是其试图进军乘用车市场的根本原因所在。但是,恐怕李国欣没想到的是,这场造车的游戏对于他来说居然是“鱿鱼游戏”。

2018年4月,雷丁收购陕西秦星汽车有限公司,获得新能源商用车和特种车生产资质。2019年1月,雷丁以14.5亿元收购川汽野马汽车,获得新能源汽车、传统燃油乘用车、客车的生产资质。拿下野马资质后,雷丁曾在2019年一口气推出i3、i5和i9三款电动车产品。

但是,2019年雷丁汽车总销量仅3387辆,上市仅一年后便全面停售。收购野马后推出的博骏SUV,也惨淡收场。换句话说,除了没有乘用车生产和销售经验,雷丁汽车根本没有乘用车的技术实力。

似乎救星适时出现。2020年7月五菱宏光MINI EV横空出世,带动了微型电动车市场真正崛起。当年8月,雷丁汽车称进入3.0时代并推出了全新电动车产品芒果,当时还请了黄晓明做品牌代言人。看到希望的雷丁汽车,开始博最后一把。

雷丁汽车提出的目标是在2023年实现整体上市,2025年销量超200万辆。只是,虽说雷丁汽车在全国积累了3000余家所谓的一级经销商渠道以及10000余家二级经销商渠道,但这个目标还是充满了谜之自信。靠资金输血续命,没有任何有技术含量的输出,必然倒下。

这次的举报事件,让美丽的肥皂泡彻底破灭了。

造车不是投机

毕竟,乘用车这个领域,是需要大资金、大投入、长期主义的,而且技术积累是最根本的,想短期投机的,占不到任何便宜。也许,雷丁汽车本就不该进入乘用车领域,太自不量力了。

目前雷丁汽车旗下有雷丁芒果、雷丁芒果Pro、雷丁芒果Max三款产品,主攻A00级纯电微型车市场。不过微型电动车市场“卷”得超出了雷丁汽车的想象,除了上汽通用五菱、奇瑞、长安、长城欧拉等传统大厂外,国金、大运、凌宝等企业也纷纷入局。

如此“卷”之下,雷丁的日子难过。雷丁芒果在2021年的销量为3.04万辆,2022年1~11月销量仅为1.79万辆。销量的一蹶不振,导致了雷丁汽车的整体经营出现严重问题,有的经销商等一年也拿不到车。而且,去年雷丁汽车与母公司比德文开始密集出质旗下公司股权,涉及到银行、信贷公司以及当地政府。

所以,李国欣举报,说到底是想“抓个救命稻草”,或者说拼个鱼死网破。但是,这改变不了雷丁汽车死亡的命运。早知今日,何必当初呢?李国欣恐怕忘了,低速电动车起家的野蛮史,本就不该出生,现在就该认命。

其实,除了雷丁汽车,还有很多车企做着类似的跟当地政府深度绑定的事情。比如,定价高达80万元的高合汽车。

高合汽车是在成立于2017年8月27日的华人运通旗下,也是江苏省盐城市政府重点支持的项目,本地车企东风悦达起亚衰落后,盐城市希望在“新造车”项目上找到抓手。

此外,去年1月,华人运通还同青岛市签署合作协议,在青岛设立中国总部,并成立高合汽车销售服务总公司。而丁磊本人曾是上海市浦东新区副区长,后辞职加盟乐视超级汽车,与贾跃亭共同造车。

但是,高合汽车命运多舛。2021全年累计销量为4237辆。2022年一季度销量1364辆;二季度销量1220辆,环比下滑10.56%。此后,高合的销量就开始崩塌。根据第三方上险量数据,高合汽车7~11月的销量分别为526辆、402辆、286辆、238辆、207辆。

不出意外,2023年高合汽车基本上是很难挺过去的。而像高合汽车这样的企业,一旦政府不再兜底,就彻底结束。资本和政府的“兜底”退潮后,这些没穿泳裤的裸泳者,都将现形。雷丁如此,高合亦如此。

其实,说雷丁汽车毁在了一幅画上,那是戏言。还是那句话,“混乱是阶梯”,但“捷径是最远的路。”

标签:

上一篇:

下一篇:

  • 双鸭山市开展春运期间交通安全检查-全球微头条

    为确保2023年春运期间道路交通安全,预防和减少交通事故的发生,连日来,双鸭山市交通运输综合行政执法支队加大春运各项工作力度,努力营造稳

    来源:东北网      时间:2023-01-18
  • 全球观点:牡丹江开展“就业援助月”活动

    黑龙江日报1月17日讯春节将至,为服务就业困难人员、农民工等重点群体就业,牡丹江市人社局联合团市委、市妇联、市残联等单位,在全市范围内启

    来源:东北网      时间:2023-01-17

X 关闭

X 关闭